• 一站式法律服务解决方案

    用专业捍卫您的权益
    立即咨询

防疫不力涉嫌迟报瞒报 德国顶级医院遭政府起诉

发布:2020-04-13 来源:红星新闻 作者:王薇 分类:医疗事故

防疫不力涉嫌迟报瞒报 德国顶级医院遭政府起诉

德国贝格曼医院。图据t-online

  作为德国柏林和勃兰登堡地区最大规模的综合医院之一,位于勃兰登堡州府波茨坦的恩斯特·冯·贝格曼综合医院(Ernst von Bergmann Clinic)(以下简称“贝格曼医院”)一直是全国业界典范,连续几年位列德国《焦点》杂志评选的全国顶尖医院。

  然而,一场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将这家医疗机构推上风口浪尖。因涉嫌迟报瞒报感染人数和疫情管理不力,波茨坦市政府4月7日宣布对院内三名医生和两名高层管理人员提出行政违法起诉。院方当天晚些时候发表声明,表示会配合调查,同时竭尽所能继续防控疫情。

  老人病科出现感染 “抗疫堡垒”成了“疫情热点”

  贝格曼医院建成于1756年,后以德国历史上著名外科专家、医学教育专家恩斯特·冯·贝格曼来命名,现有1000张病床,是勃兰登堡州最大的医院,覆盖居民人口超过50万。用柏林《每日镜报》报道的话说,这个原本可以作为勃兰登堡抗击新冠疫情“堡垒”的医院,目前却成为首府地区的最大疫情“热点”。

  截至4月7日,拥有250万左右人口的勃兰登堡州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已经达到33人,而人口总数超过370万的柏林这一数字为28人。另据马克斯·德尔布吕克分子医学中心(Max Delbruek Center)数据分析,在4月7日前10天内,该州感染人数翻了一番,达到1512人,使其成为德国第三大疫情严重的州。其中,波茨坦目前是重灾区,感染比例为每10万人中152例确诊,超过了柏林的105例和全国平均水平的119例。而在勃兰登堡全州范围内,这一比例仅为60.7。

  波茨坦市政府的数据显示,在贝格曼医院内,迄今新冠肺炎死者就达21人,其中5人存在严重既有病史,仅4月7日这天就有5人死亡。此外,还有88名感染者在此住院接受治疗,其中14人已进入重症监护室,11人接受插管治疗。

  据波茨坦当地报纸报道,贝格曼医院死亡人数多,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感染爆发起初是在医院老人病科病房发生。院方此前也证实,3月31日,有33人在那里受到感染,而他们都属于高危群体——年纪大而有既有病症。在医院死亡的新冠肺炎感染患者中,至少4人在老人病科接受过诊治。迄今,院方和官方也无法查明,究竟有多少人入院的时候是因为其他病症、但之后死于新冠肺炎。

  未按照要求汇报疫情 管理存在严重渎职

  防控传染不力,还导致疫情爆发,面对各方强大压力,波茨坦政府上周初要求,德国联邦政府卫生部下属负责疾病防控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派出一支危机干涉小组,对贝格曼医院展开调查,查明疫情爆发原因,并提出控制蔓延的建议。

  经过数日调查,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派遣专家于4月3日完成了报告。不同于贝格曼医院和波茨坦政府此前所判定的院内疫情是4月初,报告指出,爆发期要远远早于这个时间。由于在过去14天内,院方没有按照要求完成汇报工作,目前已无法查明究竟是疫情爆发是在何时何地。报告得出结论,感染人数汇报和疫情爆发后的管理出现严重延误和疏忽,以至于在贝格曼医院形成了疫情“热点”。

  “他们可能疏忽了自己的职责,在疫情汇报和管理、医院卫生和组织方面。”波茨坦市市长、社会民主党成员迈克·舒伯特4月7日召开新闻发布会说。他还宣布,依据《感染防控令》(Infection Protection Act)已对贝格曼医院的三名高级医师和两名院方负责人提出行政违法诉讼,并交由地方检察官处理,以判断是否构成犯罪。目前,涉案人员还在正常工作,会参与调查。无罪认定原则适用于本案。

  出席新闻发布会的波茨坦卫生部官员克里斯蒂娜·布洪(Kristina Bhm)说,被起诉的三名医生涉嫌在汇报感染案例方面存在渎职行为。他们上交给卫生部的新增感染人数报告“不是延迟就是根本没有”。卫生部可以从化验室得到确诊结果,但却从医院得不到相应的患者信息,而且这种现象不止一次出现。根据《感染防控令》,医生和医院诊所必须在获得新冠病毒感染信息后24小时之内“立即向负责的卫生部门上报”,而贝格曼医院显然没有遵守。

  而对于医院管理层人员,指控更为严重,不仅存在疏忽汇报责任,还在疫情管理、医疗服务和卫生保障方面存在“组织层面上的”渎职。

  此外,根据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专家建议,波茨坦政府卫生部将帮助贝格曼医院重新规划执行检测结构和流程,以避免进一步感染,比如所有从老人病科转来的患者都需要接受新冠病毒检测,血液、肿瘤科、儿科和妇产科要采取特殊管理措施,还要设定卫生标准来保护工作人员和患者。首要目标就是,要尽快完备感染记录汇报,控制疫情发展。

  防护用品紧缺,工作强度及风险大 医护集体上书

  在宣布起诉同时,舒伯特也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对在医院里坚持诊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护工作人员表示崇高敬意和诚挚感激,他们的工作“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但还是要遵照客观规定流程进行。

  当天晚些时候,贝格曼医院发表新闻声明,就这一事件做出回应。“我们的医生目前正面临严峻的医疗救护挑战,特别是诊治新冠肺炎患者,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会尽其所能澄清事实。”

  声明还说,针对医院管理层的行政违法起诉不会妨碍他们“继续投身于对医院的服务,不辜负患者和员工给予我们的信任”。

  尽管与部分欧洲国家相比,德国目前新冠肺炎感染死亡人数保持较低水平,而且呼吸机、重症监护病床这样的关键医疗资源尚未充分利用,但防护用品紧缺以及工作强度、风险加大,已经让医护人员感到难以为继。

  近日,勃兰登堡州20多家医院诊所的30多名医护和其他工作人员向州政府总理、社会民主党成员迪特马·沃伊德克 (Dietmar Woidke) 和卫生部长、绿党成员乌苏拉·诺纳马舍尔(Ursula Nonnemacher)提交了一封公开信,要求州政府提供对抗疫情急需的防护设备。“勃兰登堡州必须想办法生产更多口罩、防护衣、护目镜、手套和消毒品——马上!!”

  此外,信中还要求从州内各个地区通过“快速而免除官方程序”的方式雇佣更多人员加入医疗工作,以保证病房内外有定期打扫的清洁人员等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