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站式法律服务解决方案

    用专业捍卫您的权益
    立即咨询

看守所律师会见制度现状及分析

发布:2020-03-17 来源:云之台 作者:admin 分类:律师会见

  律师会见是指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律师为了解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涉嫌的罪名及有关案件情况,听取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对所指控罪名的意见和辩解理由,从而更好地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的一种活动。律师会见是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诉讼权利,确保刑事诉讼活动顺利进行的重要环节。但由于侦辩双方角色不同而形成的天然矛盾,“会见取证难”一直是困扰刑辩律师多年的老大难问题。

  针对“律师会见难”的问题,法律法规方面的逐步完善可追溯至1996年。2013年1月1日新刑事诉讼法正式生效以来,根据公安部监管局的调查报告和笔者亲身基层调研,该问题已经得到了极大缓解。

  一是看守所安排律师会见程序更加规范。新刑诉法第37条规定“辩护律师持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看守所应当及时安排会见、至迟不得超过48小时”,明确了会见所需法律手续及看守所应该安排会见的义务和时间约束。

  二是在押人员委托律师辩护的渠道更加通畅。江苏公安监管部门要求收押在押人员及首次谈话教育过程中明确告知在押人员具有申请辩护律师的权利、及时转达在押人员委托会见律师的要求。

  三是看守所律师会见保障工作更加完善。各级监管部门建立了律师会见的网上和电话预约平台,并安排专人办理律师会见工作。全国绝大部分看守所完成了律师会见室的升级改造工作,确保了律师会见过程中不被监听,有的看守所还安排了律师休息室,向律师提供午餐,既方便了律师会见工作,也极大地协调了看守所和律师之间的关系,充分体现了“以人为本”的工作理念。

  新刑诉法实施以来,全国公安监管部门作出的努力和改变值得肯定,但在现实生活中,仍然存在诸如“三类案件”成为阻止律师会见的借口、侦查人员变相阻挠等问题。

  以笔者所在的江苏省看守所为例,由于关押人员的重要性和特殊性,如何界定贿赂犯罪案件的性质、律师会见是否需经侦查机关允许等,往往成为侦辩双方争执的焦点,令看守所工作人员面临两难的境地。

  同时,随着律师会见的增加,在律师会见过程中,难免出现极少数律师违反执业纪律和看守所管理规定,私自向在押人员传递物品、夹带信件,甚至会见过程中携带在押人员家属进行会见的现象,严重损害了律师行业的良好形象和刑诉法修改的初衷。

  针对以上问题,笔者认为应该从3个方面完善法律、加强监督,保障律师会见权利的同时,规范律师执业行为、营造良好的会见环境,维护监管安全稳定。

  首先是加强对看守所工作的监督,保障权利在阳光下运行。

  完善刑诉法、律师法的相关规定,尽快出台更加明确具体、可操作的看守所管理实施细则。如北京市监管场所推出的“九明确、一热线、一评价”,即明确接受委托告知、会见手续、告知律师案件性质、预约会见途径、工作时间、投诉途径、答复口径、保障律师使用电子设备要求、向律师提供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羁押场所的通信地址和邮政编码;在监管总队设立律师接待热线,集中受理律师在看守所会见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并及时调查核实反馈;将律师对看守所的评价作为对看守所工作的外部考核机制,一并列入执法质量考评。

  加强派驻检察的监督力度,驻所检察室定期开展律师会见工作的专项检查,确保律师申请会见依法及时落实。同时加大看守所的开放力度,每年组织两次以上律师等社会各界人士走进看守所,观摩看守所一日生活作息,“开门评警”,从源头上做好看守所工作的内外监督,保障在押人员的诉讼权利。

  其次,加强对律师会见的监督,促进看守所和律师协会的监督交流。

  严格按照最高人员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下发的关于律师会见的规定监督会见过程,营造良好的会见环境。

  严把会见入口,查验会见律师的手续是否齐备、律师执业和委托证明文件是否有效、律师本人与证件是否一致,杜绝出现与在押人员的未决会见;掌握会见动态,及时发现和制止违规传递违禁品、信件等危害监管秩序的行为;用好监督文书,对于律师会见中的违规行为,及时调查和固定证据,依法发出违法纠正通知书并向当地司法局、律师协会等部门通报情况。通过多措并举,最大限度地保障律师会见的顺利开展,形成长期的协作共赢关系。

  第三,加强执法规范化建设,确保控辩双方在诉讼中的平等地位。

  加强规范化建设和法律政策教育,遏制侦查机关对律师会见工作的无端干扰,确保控辩双方在诉讼中享有的平等权利。

  当前,有的侦查部门仍然认为看守所只是服务侦查的羁押场所,忽视看守所保障诉讼、保障人权的独立地位,往往出现通过上级部门指挥看守所工作的现象,造成侦查优先于辩护、提审提讯优先于律师会见的现象。

  因此,有必要严格区分侦查和监管部门的职能,提高看守所本身和监管民警的职级待遇。另一方面,应加大对监管民警的教育力度,加强岗位轮换,全面提高监管民警的整体素质,确保律师会见等相关制度的推进落实,从而确保刑事诉讼活动的正常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