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站式法律服务解决方案

    用专业捍卫您的权益
    立即咨询

沂水:疫情期间圆满调解一起拖欠工程款纠纷案

发布:2020-07-03 来源:沂水县司法局 作者:阚洪磊 分类:房产纠纷

  多年欠款未支付,疫情期难周转

  庚子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向全国人民袭来。在全民防疫时期,李某赖以生存的工程无法如期开工,自己也无法外出务工,眼看存款渐少周转困难,他想到2016年期间从某建筑公司分包楼房建筑工程,施工完毕并交付使用后,建筑公司仅支付部分工程款,尚欠工程款90万元。李某多次找建筑公司负责人郭某索要,郭某以没有审计明细,发包方工程款未拨付为由,拒绝支付。李某又找到工程发包方某村委会索要工程款,该村书记朱某以没有和李某签订分包合同为由拒绝支付。2020年4月,李某来到沂水县人民调解中心申请调解。

  初遇难题,工程款到底是多少?

  调解中心受理纠纷后,立即指派两名调解员查明案情,了解各方诉求。根据当事人诉讼请求和申请书的事实与理由,调解员预想这应该是简单的合同纠纷,解决此纠纷难度不大。一是查看李某与郭某公司签订的工程分包合同,二是核实李某与郭某工程款收支情况。如果郭某公司确实欠李某工程款,按照合同法有关规定进行调解即可解决。

  意想不到的是调解工作刚刚开始调解工作就遇到了难题。根据李某的陈述,2016年6月28日,李某分包由郭某公司承建的某村的沿街房一、二期建设工程,楼房主体工程完工后,李某因资金短缺,退出了后续的收尾工程(楼房装修工程)。因为最终审计是整体审计,对于主体工程到底该拨多少钱,李某不知道,只是估计应该还有90万。2016年底楼房完工交付使用后,李某也没有查看过最终审计明细,整体工程审计多少钱他也不知道。同时李某与郭某公司签订的分包合同只有整体工程的工程款,并没有主体工程和收尾工程的款项明细。

  无法进行一期工程楼房主体工程的款项核算。调解工作第一步就遇到了大难题。但是为了弄清事情原委,给予双方当事人公正合理的解决办法,调解中心决定扩大调查范围,抽派得力调解人员对涉事人员进行走访调查。但是随着调查的深入,案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五方纠纷,李某的工程款在哪里?

  首先调解人员找到承建公司负责人郭某,郭某回复,所需工程款已全部下拨,不存在拖欠款问题,并给予了工程收支明细。根据核算来看,郭某确实已下拨全部工程款。同时郭某说虽然李某和我公司签订了分包合同,但是很多工程款项,李某和发包方村委会绕开了郭某公司直接进行工程款的划拨,具体情况他不清楚。

  工作人员又到工程发包方村委会进行走访调查。从该村现任书记处了解到,2016年该村根据国家政策分两期工程建设了一批安置房,建设工程分为两批。因为取消了原规划的部分工程,导致审计款项比预定款项少了200万元。但是政府批复的工程款已全部下拨。整体工程审计完毕后,一期工程的工程款全部下拨完毕,二期工程款还有45万元未拨付。关于李某未完成的收尾工程,后由黄某进行了分包,同时黄某分包了该村的二期建设工程。因为现任书记上任时工程已建设完毕,所以具体情况还要找上任书记张某。

  了解到情况调解人员又马不停蹄的找到了原书记张某和一期收尾工程分包人黄某。张某给予回复,政府拨付工程款已全部下拨,并有工程整体审计明细。调解人员又找到黄某,黄某给予答复,我所承包李某收尾工程和该村二期工程完全按照合同约定结算工程款。至此,李某与郭某公司的工程款纠纷,成为了李某,郭某公司,发包方村委会,黄某和发包方村委会原书记解某的五方纠纷。

  从五位当事人所述和证据来看,各自的证据、理由都非常的正当合理,并没有多出的90万工程款。调查进行到现在,让人迷惑的事情发生了,李某所说的90万工程款到底流向了何方?或者说会不会根本没有这90万,而是李某在撒谎。案件的复杂性和调解难度远远超出调解人员的预想。

  捋清脉络、查找根源

  为彻底查清李某所说的90万工程款问题,给予各方人员一个满意的答复,调解人员抓住每一根线索,捋清每一条脉络。首先调解人员找到5方当事人,根据工程建设中各方记账本,核算各方工程支出;其次调解人员根据政府审计明细,分别核算一、二期工程款项支出;最后调解人员根据各方银行往来账流水,查资金往来去向。抽丝剥茧,扫清障碍、各个击破。

  经过一周的调查、梳理,最终调解人员发现了3处问题,直指李某索要的90万元工程款。一是工程最终审计结果与所签合同工程款存在出入;二是李某个人记账本与发包方拨付款记录来看,李某确实有大概90万元款项尚未结清;三是黄某所包工程的合同工程款与最终审计工程款相差47万元。四是发包方村委会尚有45万元工程款未拨付。

  至此消失的90万终于找到,按照审计标准,黄某所收工程款较最终审计结果多出了47万元,发包方村委会未拨付工程款45万元,总计92万元。与李某所说的90万大体相符。

  案情至此已水落石出。如何化解5方矛盾成为了调解人员迫在眉睫的问题。如果解决不好,各方互相推诿扯皮,势必会发展为新的信访纠纷案件。

  庖丁解牛、各个击破

  为妥善处理,调解中心决定采取化整为零、一事一议的方法,分三次进行调解。

  第一次调解围绕李某与郭某的分包合同纠纷,调解过程中,郭某提供公司账户收支明细,表明工程款已全部划拨,对于划拨给黄某的工程款中包括李某工程款问题,郭某称当时打电话通知过李某,李某口头同意才进行的拨付,同时李某承包工程过程中有部分工程款李某和发包方村委会绕开公司账户直接由村委会划拨给李某违背合约精神。因上述理由郭某拒绝对李某的90万元工程款进行赔付,郭某称90万元工程款李某应找黄某索要。李某回应说对于郭某划拨黄某工程款事,当时他只同意郭某将一期工程的收尾工程款支付给黄某,郭某没有说过将自己施工部分的工程款划拨到黄某账户,而且对于部分工程款由村委会划拨的情况郭某知情。根据李某和郭某纠纷一事,调解员围绕《合同法》相关条款进行解释说明,郭某也初步认识到对于公司拨付给黄某工程款问题的错误所在。

  第二次调解围绕郭某与黄某追偿拨付款纠纷。最初黄某不愿退还多收的工程款。调解员根据《民法通则》不当得利的相关法条对其进行解释说明,黄某感受到压力后很快认识到错误,并同意返还47万元工程款。

  第三次调解根据案情进行综合调解。李某、郭某、黄某、某村委书记朱某、原书记张某,5方同时在场情况下进行调解。调解员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划分各方责任,并进行详细讲解,最终5方人员在沂水县人民调解中心调解员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

  调解协议约定:90万元工程款由郭某的建筑公司负责支付给李某;发包方村委会不再承担还款义务;郭某多划拨给黄某的工程款、发包方未拨付的工程款,由郭某、黄某和发包方村委会自行解决。

  2020年5月8日,一项耗时数周,复杂繁琐的五方纠纷经过法院的司法确认画上了圆满的句号。疫情期间的人民调解工作,既解决了李某的周转难题,也化解了多方多年复杂繁琐的债务纠纷,维护了社会稳定。李某对调解员的公正负责感到非常满意,对调解员在特殊时期不惧困难给予的悉心帮助送上锦旗再三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