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站式法律服务解决方案

    用专业捍卫您的权益
    立即咨询

山东高院发布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发布:2020-06-25 来源:爱济南 作者:admin 分类:刑事案件

  6月24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近年来重点是2019年以来全省法院毒品犯罪案件审判工作情况、毒品犯罪特点等,同时发布了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案例一:曹雷亮、杜家胜贩卖、制造毒品案

  关键词:制造销售新型毒品甲卡西酮

  2017年6月,被告人曹雷亮为牟取非法利益,以做分装机油生意的名义,通过他人先后租赁江苏省沛县安国镇某闲置民房、沛县龙固镇某闲置饭店,秘密建造制毒窝点。同年7月至10月间,曹雷亮先后在上述两窝点制造甲卡西酮(俗称“长治筋”)共计30余千克进行贩卖。

  2017年7月至9月,曹雷亮在山东省鱼台县2次向付远刚(另案处理)售卖甲卡西酮共19.7千克。

  2017年9月7日,曹雷亮在山东省鱼台县348省道老砦镇段,以每千克120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杜家胜售卖甲卡西酮16千克,杜家胜将该毒品贩卖给他人。同年10月21日,曹雷亮、杜家胜在鱼台县老砦镇政府附近进行毒品交易时被抓获,并从杜家胜所驾驶的轿车后备厢内查获曹雷亮贩卖给其的甲卡西酮3.95049千克。

  案发后,公安人员在曹雷亮的两处制毒窝点内查扣成品甲卡西酮0.211828千克,反应釜、旋转蒸发器、搅拌器等制毒设备,丙酮、甲胺、苯丙酮等制毒原料,以及含有溴代苯丙酮、甲卡西酮、苯丙酮等成分的混合废液各一宗。

  综上,曹雷亮贩卖、制造甲卡西酮39.862318千克;杜家胜贩卖甲卡西酮19.95049千克。

  法院认为,被告人曹雷亮的行为构成贩卖、制造毒品罪;被告人杜家胜的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曹雷亮制造并贩卖毒品数量巨大,杜家胜贩卖毒品数量大,且绝大部分毒品已流入社会,社会危害极大,均应依法惩处。根据被告人曹雷亮、杜家胜二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有关规定,以贩卖、制造毒品罪判处被告人曹雷亮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贩卖毒品罪判处被告人杜家胜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典型意义:本案系一起制造并贩卖新型化学合成毒品——甲卡西酮的典型案例,也是我省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破获的规模最大、网络最复杂的制贩毒系列案件中的其中一起。

  案例二:王文君走私毒品案

  关键词:网络求购海外走私新型毒品

  2019年7月24日,被告人王文君利用微信向境外人员求购毒品。双方商定购买数量、价格后,对方将毒品由美国邮寄至山东省济南市。海关工作人员检查邮件时,发现夹藏的毒品,遂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同年8月2日,王文君到济南市天桥区某研究所门口北侧丰巢寄存箱收取邮件时,被在此守候的公安人员抓获。公安人员在该邮件内查获药片状毒品11粒,净重5.88克,经检验均检出MDMA成分。

  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文君的行为构成走私毒品罪。被告人王文君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从轻处罚。根据王文君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以走私毒品罪判处被告人王文君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

  典型意义:本案涉案毒品系新型化学合成毒品“摇头丸”。随着全省禁毒力度的加大及海外代购的发展,一些吸毒人员通过海外代购某种新型化学合成毒品走私进入国内,自己进行吸食或者贩卖给他人。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相关规定,走私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构成犯罪,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案例三:韩怀萱贩卖毒品案

  关键词:用大麻油伪装电子烟认罪认罚

  被告人韩怀萱在网上购买散装大麻油,再用注射器将大麻油注进电子烟的烟嘴中,组装成电子烟向外出售。2019年8月4日22时许,韩怀萱在青岛市崂山区海尔路某篮球场处,以人民币2400元的价格向CARLOVANZYL(卡洛范兹尔,南非人,现已被遣送出境)贩卖大麻油2.17克。

  2019年11月12日20时许,韩怀萱在青岛市崂山区劲松七路某停车场向CARLOVANZYL贩卖大麻油2.17克时被抓获。当日,公安机关在其位于青岛市崂山区鲁信含章花园10号楼2单元2203户的住处搜出电子烟54支、注射器9支,内含油状物重约417克。经鉴定,被查获的油状物中均检出四氢大麻酚、大麻酚、大麻二酚成分。

  法院认为,被告人韩怀萱的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依法应予惩处。鉴于其认罪态度较好,认罪认罚,依法以贩卖毒品罪判处被告人韩怀萱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典型意义:含大麻油电子烟是2016年左右在国际上兴起的新型毒品,在国内还是非常罕见,此案也是我省首例。尽管大麻类产品在某些国家和地区可以公开销售,但鉴于大麻类产品自身的成瘾性和对身体的危害性,无论是从天然大麻植物中提取制作的精油,还是人工合成的大麻素,在我国仍属于毒品范畴。

  《山东毒品形势报告》

  2017-2019年:

  1103人因涉毒获15年有期徒刑及以上刑罚

  毒品犯罪案件重刑率:26.10%

  高出普通刑事案件重刑率:19.64个百分点

  2019年:

  全省法院共审结各类毒品犯罪案件:2208件

  判决毒品犯罪分子:3218人

  审结案件数量较2018年:下降4.3%

  判决罪犯人数:下降1.4%

  2020年1-5月:

  全省法院共审结各类毒品犯罪案件:422件

  判决毒品犯罪分子:651人

  毒品犯罪案件数量逐年下降,但也呈现出了一些新的特点:

  1.新类型毒品犯罪总体呈上升趋势

  涉案毒品中,目前传统的鸦片、海洛因少见,甲基苯丙胺、甲卡西酮、氯胺酮等新型化学合成毒品占很大比例,其中涉甲卡西酮毒品犯罪案件居第三位,增长迅猛。2019年以来,我省审理了多起甲卡西酮数量在50千克以上的案件,单起犯罪的涉案毒品数量不断刷新。

  2.非法生产、买卖制毒物品案件增多

  我省系化工大省,化工原料较为丰富。随着新型化学合成毒品犯罪的不断泛滥,全省非法生产、买卖制毒物品、制造毒品案件增长幅度较大,犯罪分子利用工厂管理漏洞、欺骗手段等各种不法途径获取易制毒化学品,通过倒卖或者直接制造毒品的方式谋取暴利,社会危害极大。2019年至今年5月份,共判决非法生产、买卖制毒物品犯罪分子112人。

  3.有国外生活经历人员犯罪数量增多

  在审结的案件中,发现多起有海外经历的归国人员因在国外生活学习期间吸食大麻,回国后仍然从国外购买或自制大麻、大麻油吸食,有的还通过QQ、微信等即时聊天工具进行联络对外售卖。

  4.毒品犯罪不断向农村渗透  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一些年轻人因外出打工、社会交往复杂等原因沾染上毒品,引诱当地其他农民吸毒、贩毒现象突出,一些案件中的多个同案犯均为同村村民,对农村安全和稳定造成较大隐患。2019年全年和今年1-5月份,农民身份的罪犯共计1443人,占全部毒品犯罪总人数的37.30%。